<cite id="5h7pd"><span id="5h7pd"><var id="5h7pd"></var></span></cite><var id="5h7pd"></var>
<cite id="5h7pd"></cite>
<menuitem id="5h7pd"><strike id="5h7pd"></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5h7pd"></menuitem>
<var id="5h7pd"><video id="5h7pd"></video></var>
<var id="5h7pd"><video id="5h7pd"></video></var>
<cite id="5h7pd"><span id="5h7pd"></span></cite><menuitem id="5h7pd"></menuitem><cite id="5h7pd"><strike id="5h7pd"></strike></cite>
<var id="5h7pd"></var>
<var id="5h7pd"><video id="5h7pd"><thead id="5h7pd"></thead></video></var>
<ins id="5h7pd"></ins><var id="5h7pd"><noframes id="5h7pd">
<ins id="5h7pd"><video id="5h7pd"><menuitem id="5h7pd"></menuitem></video></ins>
 

智新勘測


Integrity is a weapon to enhance the popularity of enterprises and establish their image。
誠信是提高企業知名度和樹立企業形象的武器。江蘇智新勘測設計有限公司,待人以誠 執業以信,創造地理信息價值!
點擊了解更多>>
人以誠 執業以信
INEWS / 新聞中心
華為愿出售5G技術 可以一次性買斷 為什么華為愿出售5G技術?
來源:來源: 綜合鳳凰網、人民郵電報 | 作者:來源: 綜合鳳凰網、人民郵電報 | 發布時間: 2019-09-18 | 707 次瀏覽 | 分享到:

9月17日訊,近日任正非在接受英國《經濟學人》的采訪時表示,華為愿出售5G技術給西方國家,甚至可以是一次性買斷,擁有完全自主的修改權限,而非每年繳納年度許可費。

任正非表示,“當我們把技術全部轉讓以后,他們可以在此基礎上去修改代碼,修改代碼以后,相當于對我們屏蔽了,對世界也屏蔽了。美國5G是獨立的5G,沒有什么安全問題,它的安全就是管住美國公司。不是我們公司在美國賣5G,而是美國公司在美國賣自己的5G?!?

轉讓技術不是前進的終結,獲得資金以后會更大踏步前進,正如任正非所說“我說的5G是給予許可,不等于我們自己不做。我們希望西方能縮短往前走的平臺路徑,所以許可其他公司完整拿到我們的技術?!?

華為在5G上的成就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公開資料顯示華為在過去10年中為了研發5G已經投入了40億美元,獲得了2570個5G專利,占全球份額的20%多,遙遙領先其他公司。

華為心聲社區發布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接受英國《經濟學人》的采訪紀要。在此次采訪中,任正非表示,華為愿意將5G的技術和工藝向國外企業進行許可,并且是一次性買斷,而非每年繳納年度許可費。
                                                
                                                          華為愿出售5G技術 可以一次性買斷 為什么華為愿出售5G技術?
 
  任正非表示,給予5G許可,不等于華為自己不做?!拔覀兿M鞣侥芸s短往前走的平臺路徑,所以許可其他公司完整拿到我們的技術。對于6G研究,我們也是領先世界的,但是我們判斷6G十年以后才會開始投入使用。因此,轉讓技術不是前進的終結,獲得資金以后會更大踏步前進?!比A為本來就希望世界是平衡的,大家利益均享是有利于華為生存的。

“當我們把技術全部轉讓以后,他們可以在此基礎上去修改代碼,修改代碼以后,相當于對我們屏蔽了,對世界也屏蔽了。美國5G是獨立的5G,沒有什么安全問題,它的安全就是管住美國公司。不是我們公司在美國賣5G,而是美國公司在美國賣自己的5G?!比握窃诓稍L中表示。

此外,任正非透露,截至今年8月,華為的收入累計增長19.7%,利潤和去年持平,沒有增長。根據華為發布的今年上半年業績報,華為上半年銷售收入4013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3.2%,凈利潤率8.7%。他表示,利潤沒有增長的主要原因是華為戰略投入在大幅度增加。

延伸閱讀:

《經濟學人》駐上海資深中國商業記者Stephanie Studer:關于轉讓金額,您心中有沒有一個大概的數字?

任正非:沒有數字,你們剛提出來,我還沒有算賬。

Stephanie Studer:有沒有一個范圍呢?

任正非:我說不出來金額范圍,技術范圍可以討論。

David Rennie:從政治的角度來看,接受華為5G技術轉讓的公司是美國公司比較好,還是歐洲或日本公司更好?還是您認為因為你們面臨的問題主要是美國,所以把你們的5G技術賣給美國公司更好?

任正非:主要看你能打下多少市場來,如果你買了技術,占領一個很小的市場,那是不值得的。必須要占領一個很大的市場,自己要先評估是否有能力占領這么大的市場空間。

Patrick Foulis:像這樣激進的方案,您認為大概什么時候可以實現?幾年?還是很快就可以實現?

任正非:很快。

Patrick Foulis:有可能在2020年大選之前嗎?

任正非:這與美國大選沒有關系,我們聊天中從來沒有提到大選這個事情。

7、David Rennie:我想問您一個關于政治和文化的問題。之前我在美國工作時,很多美國重要的政客都說中國當時的崛起速度很快,但是美國手里還有一個法寶,就是美國的民主、言論自由,包括大學學生可以自由地學習和思考。您覺得在創新方面,民主政治體制是不是相比其它政治體制更有優勢?

任正非:創新的基礎還是學術自由,有自由的學術思想、自由的研究方向,這是很重要的。美國無疑擁有世界上最利于創新的土壤,互聯網出現后,人們獲取各種信息更加方便自由,特別是理工科的論文并不具有意識形態,在全世界可以自由發布分享。

比如5G技術來源,是土耳其數學教授Arikan2007年的一篇數學論文。十多年前,他發布論文后的兩個月,我們發現了這篇論文,就投入了龐大的研究力量,把它解析成了今天的5G標準。中國在科技領域的思想還是百花齊放的,華為還有非常多的外國科學家,我們努力吸取這個時代的營養,讓自己快速前進。

8、David Rennie:剛才提到香港。最近看到香港一家民營企業國泰航空,被迫替換了高層、開除了員工,純粹是因為政治因素,因為其員工在香港參加了示威。這相當于中國中央政府迫使民營企業做出政治方面的決策,這會不會讓中國民營企業的處境更加艱難?你們試圖對外解釋民營企業不受中國政治影響,但中國政府卻對國泰航空采取了行動。這會不會讓民營企業的處境更加艱難?

任正非:香港的情況恰恰是極端資本主義造成的,大資本家們掙了非常多的錢,連小報亭、地下停車場、咖啡廳很多都是他們掌控的,拿走了太多的利益,普通老百姓沒有多少錢,很多人生活水平很低。

我看了國家民航總局對國泰航空的通報,國泰有些機師、空乘有暴力沖擊的行為,民航局擔心飛行員在飛行過程中出現極端思維,有可能造成安全問題,所以要求國泰航空要管控飛往內地的飛行活動。因為擔心飛行安全,采取這樣的管理措施應該是合理的,而且并沒有限制國泰航空飛往其他地方的飛機。我一個人認為,中央政府在處理香港問題上是很明智的,一國兩制,我們這邊的管理和香港的管理是不一樣的。香港游行、示威、喊口號應該是允許的,但是有破壞行為就不合適了。直到今天,中央政府沒有做任何行為,但是香港再繼續這樣下去,商業會受影響,金融會受影響,旅游也會受影響,再影響下去,窮人的生活更不能解決。香港現在的狀況是要反思貧富差距不能太大,不能有極端貧困。

中國政府在消除貧困上做了很多努力。這幾年,我沿著新疆、西藏、云南這些邊境走過,邊疆老百姓的生活改善非常大,特別是西藏,西藏改善比新疆還大,都很穩定,親眼一看才知道是什么情況。以后應該開放給更多外國記者去這些地方看一看。我親自走過云南、貴州、西藏、新疆等地方的貧困地區,親眼看到人們的生活改善,相信中國不會出現顏色革命。

9、David Rennie:政治方面問您最后一個問題,前面很多的采訪都問到您女兒孟晚舟事件,現在有兩個加拿大人在中國被扣押,根據中國外交部說法,說此事是為了給加拿大政府一個教訓。我們也從加拿大使館了解到,其中一位是前加拿大外交人員?,F在不知道他們被關押在哪個地方,而且他們不能見律師、不能見家人,也不能打電話。除了幾名加拿大外交人員,他們沒有和其他人溝通過。他們的眼鏡被沒收,連書都看不了。我相信這個情況有人跟您描述過,您怎么看這兩個加拿大人受到的待遇?您認為這樣對待他們合適嗎?中國政府是否應該允許他們見律師?您的女兒現在在加拿大也是被扣押,但是可以見律師、見家人,也可以在溫哥華走動。這兩個加拿大人受到的待遇完全不一樣,您怎么看?

任正非:對于這兩個人的事,我一無所知,國家怎么做事,我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孟晚舟本身沒有犯罪,逮捕孟晚舟就是一個錯誤,要依靠法庭來解決。他們的事情沒有人跟我講過,沒有必要跟我講,我也沒有渠道去知道這個事。

10、Hal Hodson:華為作為網絡基礎設施領域最大的企業之一,過去二十年不斷的發展壯大,越來越成為情報機構的目標,不僅僅是后門問題,也有滲透、業務運營安全的問題。能否介紹一下華為如何確保業務運營安全,以及采取了哪些反制措施?

任正非:第一,華為堅持把網絡安全和隱私保護作為公司的最高綱領,堅定不移地實行歐洲GDPR標準,全面貫徹到所有體系中去。我們現在不斷投入巨額資金,在整改新的網絡、構建新的網絡。

第二,三十多年來,華為在170個國家為1500多家運營商提供網絡服務,覆蓋大約30億用戶,在全球范圍內一直保持著良好的網絡安全記錄。事實證明,我們的設備從來沒有出現過嚴重的網絡安全事故。

而且,我們愿意接受各個國家的嚴格監管,英國是監管最嚴厲的。為什么英國堅定不移地用我們的設備?雖然英國也提出了我們設備存在的問題和缺點,但是總體比其他公司的審查更嚴格一些,英國因此就會更信任我們一些。

11、Stephanie Studer:任先生,我們知道中國另外一家技術先驅型企業阿里巴巴的創始人馬云在今天(9月10日)退休。這個事情去年已經宣布,這種情況并不常見。我相信您也知道,中國有許多企業領導人退休太晚,以至于對企業發展不利。想問如果您退休的話,成本和收益是什么?考慮到華為目前所處的大環境,您會不會考慮更早一點退休呢?

任正非:你催我退休,那我就退休吧。我會在我思維跟不上的時候退休的,我現在還是才思泉涌的狀態,再呆幾天吧!

Stephanie Studer:您覺得您大概多久會退休呢?

任正非:不知道,根據需要。

12、David Rennie:您看過美國紀錄片《美國工廠》了嗎?如果看過,您如何看中國人和美國人不同的工作方式?

任正非:我聽說是奧巴馬出品的,聽過介紹,但還沒看。

13、Stephanie Studer:再追問一下。你剛才提到您今天早上突然有一個大膽的想法,要把你們的核心業務賣掉。我覺得,你是想說5G吧?然后你們會繼續開發6G,甚至更新一代的技術。是什么讓您觸發了這個念頭?這樣做是不是有可能只是在回避問題?如果等你們6G做出來了,人家也不接受怎么辦?所以,這樣做對你們具體會有什么好處呢?這樣做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任正非:我說的5G是給予許可,不等于我們自己不做。我們希望西方能縮短往前走的平臺路徑,所以許可其他公司完整拿到我們的技術。對于6G研究,我們也是領先世界的,但是我們判斷6G十年以后才會開始投入使用。因此,轉讓技術不是我們前進的終結,我們獲得資金以后會更大踏步前進。

Patrick Foulis:跟您確認一下,這里所說的“許可”并不是像華為給Arm的許可一樣,每年繳年度許可費,而是一次性交易,收購方一次性買斷永久使用相關技術和知識產權的權利?

任正非:對,一次性付錢。

Patrick Foulis:華為其他高管對這一計劃怎么看?我不知道您是否有時間和他們討論過這個計劃?他們聽到這個想法之后會大吃一驚嗎?

任正非:不會,我們本來就希望世界是平衡的,大家利益均享是有利于華為生存的?!袄婢帧北緛硪彩且话俣嗄昵坝岢龅?。

David Rennie:我發現您很喜歡用布滿彈孔的蘇聯老伊爾2飛機作比喻。您在講關于5G的想法時,我的感覺是,有點像飛行員,因為擔心飛機會墜落,就把飛機上重的東西扔掉一些,以保持飛機繼續飛行。這個描述能夠反映您內心的想法嗎?

任正非:不是。因為我們把5G許可權轉讓以后,我們會得到一部分錢,這部分錢就如柴火一樣,“柴火”可以把我們未來的科學研究燒得更旺。

Hal Hodson:您覺得美國的商界和政界是否已做好準備,與華為在5G知識產權上一爭高下嗎?

任正非:沒有。

Hal Hodson:所以,您說這個話主要是為了展現一個良好的姿態?

任正非:對。如果他們真正要買,我們會真正去做成這件事情。

Hal Hodson:也就是說,如果美國愿意探索這個可能性,華為愿意放棄領先地位,把時鐘歸零,與大家一起公平競爭嗎?

任正非:是這樣。

David Rennie:非常感謝您抽出時間接受我們的采訪。

任正非:歡迎你們以后經常來。如果想知道我們是不是真正能活下來,你們可以明年這個時候再來。



免费观看欧美一级特黄